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 English
環保先鋒案例展播 |他們保護吾土,讓吾鄉即是詩與遠方 2020-07-08  
 

  “邁向生態文明 向環保先鋒致敬”公益資助計劃是由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和一汽-大眾汽車有限公司共同發起的綠色環保項目,旨在為廣大環保社會組織提供資助,支持綠色環保事業開展,提升公眾環保意識。自2016年項目開展以來,累計資助77家環保社會組織,總資助額超1600萬元人民幣,有力地支持了綠色環保事業與生態文明建設。

  提及愛護環境,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腦中浮現的或是熱帶雨林,抑或雪域高原

  心心念念的或是振臂呼吁,抑或跋涉遠行

  然而他們選擇保護吾土,讓吾鄉即是遠方

  俗話說,近處無風景。人們往往會被宏大敘事與遠方之壯麗所吸引,而忽略愛惜身邊的美好。我們會因北極熊挨餓而痛心不已,為熱帶雨林退化而奔走呼號;卻容易對垃圾分類欠缺耐心,對生態遭受侵害的家鄉漠然置之。還好我們的身邊有他們。他們有的15年深耕生態民居的建設與推廣,有的扎根山區成為一名梯田文明的保護者。他們用行動告訴我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不僅是遠方的宏大議題,更在于我們身邊日常的點滴累積。

  學員們從泥土學校畢業

  從泥土屋到泥土學校:過好生活不給自然添亂,就是最好的生態

  上世紀90年代,農村建房要用到大量的磚、水泥和鋼筋,這讓水泥廠、磚瓦廠在鄉村中遍地開花。隨之而來的是小溪不再清澈、青山被肆意開采,以及沉重的經濟債務。男人們只得留下老人妻兒外出打工。結果卻是,欠的債剛還完又到了房子重建的時候。如此惡性循環之下,曾經的鄉村山清水秀、合家歡樂,如今卻是看似洋氣的房子里住著留守的老人與孩子,到處是堆積如山的建筑垃圾。

  泥土學校1號院改造前

  出生于農村,深愛著鄉村山水的環保志愿者任衛中,看到這一切之后非常痛心,并進行反思:農民建房之所以放棄泥土和木頭,是因為過往的泥土房“土掉渣”,安全度與美觀度都不夠,不符合他們對先進都市的向往。能否通過設計和工藝改良,讓泥土房既安全舒適又美觀環保,從而解決視覺欣賞、生活質量與生態保護之間的矛盾。2005年,他拿著十幾年的個人積蓄,在浙江安吉縣劍山村龍王溪畔租下了一片地,在思考和實踐中蓋起了5幢改良后的泥土屋。

  任衛中建造的泥土屋

  建造的過程十分孤獨且困難重重。讓任衛中最自豪的是,他的泥土屋實現了省材節能和安全美觀的平衡。他介紹道,建造一幢房子僅外購了20噸黃泥和6噸石灰,砌墻腳用的是當地的石塊,外墻以三合土夯筑,墻體總費用為1.5萬元。就地取材還節約了運輸成本和建筑耗材。按國際相應標準計算,一幢120平方米的建筑可節約能源15噸標準煤。不僅如此,土坯墻體的隔熱系數是磚混墻體的2倍,在浙江地區甚至不用安裝空調,進一步降低了能耗。

  泥土屋的室內景觀

  在設計上,5幢房子各有特色:1號屋的設計靈感來源于安吉傳統民居中的天井結構,采用的是當地速生的杉木作為木結構承重體系;2號屋用的是農民拆遷房子的舊木頭,屬于老民居改造再利用;3號屋的設計初衷是采用鄉土材料建造具有現代氣質的建筑,所以選用了保留大自然紋理的夯土墻承重;4號屋巧妙地通過開挖地窖來解決泥土來源問題。最后設計的5號屋是對2號屋的延伸。它們構成了一套完整體系,更可以說是為中國鄉村改造呈現了一套解決方案。

  5幢泥土屋形成了微縮版的“生態村”

  然而,由于設計理念的普及與推廣遇到阻礙,任衛中的泥土屋并未獲得農民的青睞。為此,任衛中將5幢泥土屋定義為微縮版的“生態村”,并向第二屆“邁向生態文明 向環保先鋒致敬” 環保公益資助計劃提交了“吾土吾鄉——讓生態屋留住村莊守住鄉風”項目申請。剛獲得資助資金,任衛中就申請了公眾號,公布了未來計劃:設立泥土學校,定期開設培訓班,培訓泥水匠、返鄉人士以及在校高材生;復制6個示范教育基地,讓更多人了解改良后的夯土技術,讓生態屋走進更多農村。

  任衛中為項目考察團講解泥土

  兩年來,泥土學校開展了33期培訓,指導學員480人,并兌現了建設6個示范教育基地的承諾。在任衛中堅持不懈推廣下,一批批學員將技術帶回了家鄉,開始修建生態屋。更可喜的是,泥土學校開發的泥土產品得到了民宿界認可。國內的高端民宿以及家裝行業,甚至是展覽館修繕都有應用,泥土學校也完成了從“輸血”到“造血”的蛻變。談及一路走來的感想,任衛中的總結樸實有力:“過好自己的生活,不給自然添亂,就是最好的生態。”

  浙江安吉余村“兩山”展覽館施工現場

  當我們望向遠方時,他們關注著腳下的土地。他們所做的并非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卻是意義非凡的小事。幸而有越來越多像一汽-大眾這樣的企業公民一起加入。未來,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將持續關注生態環保事業的發展,凝聚各界力量,投身環境保護的事業。

 
 
 
 
免费视频,色拍拍拍奇米色-奇米网米第四色在免费视频在线,久久草色播,日本经典三级片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