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名人娱乐说在“十月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

各位专家、同志们:

  今年是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100周年,十月革命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重大事件。列宁说过:“这个伟大的日子离开我们愈远,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就愈明显,我们对自己工作的整个实际经验也就思考得愈深刻。”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研讨会,就是要深刻认识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和深远影响,从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刚才,我们举行了《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首发式。在十月革命100周年前夕出版最新版的《列宁全集》,是对十月革命的隆重礼敬。这套全集为深刻理解把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提供了权威详实的文本依据,也是指导我们研究认识十月革命最可靠的文献。围绕这次研讨会的主题,几位同志作了很好的发言,有史实有观点,研究深入,思想深刻,听了很受启发。借此机会,我也谈几点认识,同大家交流。

  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再从科学学说变为制度现实,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历程。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并把社会主义思想置于这两大理论基石之上,从而使社会主义实现了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飞跃,为人类最终走向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科学社会主义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为建立社会主义新社会而不懈探索。巴黎公社是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即真正由人民当家作主政权的第一次伟大尝试,十月革命则是一个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第一次成功实践。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四周年时深刻指出,“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十月革命深刻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进程,像一座灯塔一样影响和鼓舞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进入了波澜壮阔的崭新时代。

  十月革命实现了社会主义从理想到现实、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飞跃。列宁深刻洞悉帝国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发展的新特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俄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形成了列宁主义,创造性地提出社会主义可能在一国或数国首先取得胜利等一系列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理论,为帝国主义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俄国人民将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通过武装斗争,打碎旧的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取得了震撼世界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苏维埃制度。正如列宁所说,“苏维埃制度就是由一种革命发展为另一种革命的明证或表现之一”。苏维埃俄国颁布宪法性文件,初步建立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制度,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使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活生生的现实社会制度。此后,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民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制度的强大优势,开启了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现代化模式。苏联的现代化触及各个方面,包括工业、农业、教育、科学、社会和日常生活,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改变了几个世纪以来俄国贫穷、饥荒的落后面貌,通过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把一个“小农国家”建设成为世界工业强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社会主义苏联依靠强大综合国力,和同盟国一道共同战胜了德意日法西斯,为赢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和人类和平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十月革命划时代的历史功绩,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曾经取得的重大成就,并不因苏联解体而被抹杀。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有能够坚持下来,原因固然有很多,包括保守僵化等,但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背离十月革命开辟的社会主义道路则是根本原因。

  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人类自原始社会以来,社会形态的演变、社会制度的更替,都是一个剥削社会代替另一个剥削社会,一个新的占统治地位的剥削阶级代替另一个原本占统治地位的剥削阶级。十月革命从根本上推翻了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推翻了剥削阶级统治,开始进入没有阶级剥削和压迫的社会,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制度,人民民主真正成为现实。从此以后,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崭新的社会形态和社会制度登上历史舞台,引领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社会主义成为许多国家赢得民族独立、解放和发展的重要选择,一些国家先后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世界上近三分之一人口一度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社会主义力量大大增强,打破了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成为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中坚力量。十月革命的胜利,特别是列宁关于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解放的思想,极大推动了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欺凌压迫的国家人民的觉醒,促进了民族解放力量的崛起,有力推动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加速了世界范围内帝国主义殖民体系的整体瓦解,深刻改变了国际力量对比和世界格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彰显的优越性,也迫使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不断调整统治策略,利用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些举措来修补自身弊端,缓和资本主义制度日趋尖锐的基本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