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名人娱乐的三省市监察委:内部监督和外部协调机制不断完

  三省市试点:内外兼施

  三省市监察委对监督、调查、处置三项职责以及讯问、留置等十二项调查

  措施进行了探索、尝试,内部监督和外部协调的机制都在不断完善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北京、山西、浙江三省市的试点已开展了将近一年。今年3月底,山西省市县三级全部成立监察委员会;4月底,北京、浙江也全部完成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工作。

  此后,按照中央的部署,三省市监察委对监督、调查、处置三项职责以及讯问、留置等十二项调查措施进行探索、尝试,不断完善内部监督、外部协调的机制。

  转隶

  根据改革试点方案,要将试点地区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及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能整合至监察委员会,监委和纪委合署办公,形成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转隶就是这个过程中的第一步。

  “转隶是‘过河’的桥和船,必须把桥搭好、把船造好。”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任建华说。

  三省市试点对转隶工作都颇为重视。

  据媒体报道,在改革伊始,山西省纪委同省委组织部、省检察院、省编办等部门,对全省范围涉改机构编制、干部人数等进行核实,将他们的年龄、身份、职务、职级、学历等3万余条信息汇总梳理。

  转隶过程中,山西做了细致的思想工作,反复强调,改革不是谁整合谁,而是监察机关、检察院涉改三部门共同转隶,要求涉改部门积极引导广大干部跳出思维定式。

  山西省和顺县检察院转隶干部王文岗在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报》采访时说,转隶过程中,仅县委书记就三次找他谈话,征求意见,开导思想。对只有在提拔正科级干部时才被县委书记请去谈过一次话的王文岗而言,“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事情”。

  为了打消转隶人员的思想顾虑,山西省检察院制定《全省检察机关人员转隶工作方案》,方案提出,在同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中,不影响转隶人员薪酬待遇等政策的落实。

  截至3月30日,山西检察系统反贪、反渎及职务犯罪预防三部门共划转编制2224个,实际转隶1884人。

  浙江省在4月底全部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转隶组建工作。浙江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刘建超,在十九大浙江团的开放日上对媒体表示,此前,他们进行了海量工作,涉及了观念、机制和手段措施的转换。

  针对转隶的具体人员,浙江省提出界限要严格把握,转隶部门及人员必须是检察机关反贪污贿赂、反渎职侵权和预防职务犯罪部门及人员。相关部门逐个审核拟划转人员的干部档案,并通过组织部门、驻检察院纪检组等多渠道了解情况。

  根据媒体报道,同样是为了打消转隶人员的顾虑,浙江省在过渡工作方案中提出,检察院划转人员的原有法律职务、司法辅助人员职务和工资福利待遇在过渡期内保持不变,工资福利的发放与保障由原渠道负责,遴选检察官职务以及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职务套改等工作继续按原计划进行。

  对于因各种原因不予转隶的人员,浙江省采取了逐个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方法,为其妥善安排好岗位。

  今年6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当时浙江省三级检察院的转隶人数为1645名。

  北京市也与这两个试点省一样,在转隶过程中,作了许多思想政治工作。《北京市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保持转隶干部原有工资待遇不变,检察官员额制继续执行。

  融合

  转隶人员到位,他们的岗位怎样安排,与原先就在纪委工作的人如何融合、配合,都是新面临的问题。

  “新机构新机制运行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这就要求我们研究新办法新措施,进一步促进人员思想高度融合和工作流程深度磨合,促进各项工作无缝衔接,使改革真正实现‘1+1>2’的预期成效。”北京市纪委书记、监察委主任张硕辅说。

  3月21日,北京市监察委转隶组建工作顺利完成。这天,北京市纪委、市监委机关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宣布内设机构设置及人员配备方案,400多名机关干部的名字被逐一宣读。此前来自两个队伍的人这时都能感受到融合的仪式感。

  北京市海淀区共有53名转隶干部,他们都被逐一谈话,每个人的思想动态、性格特点、工作意愿等均被了解,为合署办公后的深度融合打下基础。